“很多业主委托卖房,接近本钱卖的都有,不过整体有价无市,流通性很差

2015年12月,海花岛正式对外销售,恒大自称在全国投了将近8亿元的营销推广费。2号岛业主梁华告诉时代财经,当时铺天盖地都是海花岛广告,恒大还包机带业主去海花岛买房。“当时我们包机上的业主几乎人手一套,老带新还可以返1万元。” 据彼时恒大披露数据,海花岛首日认筹到访人数10万人,创造了122亿元的销售额。当时,海花岛首期公寓的开盘价为5688元/平方米起,此后伴随海南房地产的发展逐年上升,到了2020年海花岛的新房价格已涨至2万元/平方米以上,景观好的房子或者洋楼则逼近3万元/平方米,五年间涨幅超四倍。 “刚开岛那两年,一堆人跑来海花岛开中介门店,一年能赚几百万。”谭鑫也是2016年来海花岛开中介门店的儋州本地人之一。他形容早期卖房跟“捡人头”一样,发传单都能卖出房子,一套房能拿到3.5%的佣金以及不菲的成交奖。 但自2021年下半年开始,房地产市场下行,旅游业受挫,海花岛的房价不再坚挺。“今年跌得更厉害了。”谭鑫说道。目前海花岛一手房尾货均价在1.7万/平方米左右,但二手房挂牌价则在1.1万元/平方米左右,甚至不少挂牌八九千元每平方米,与巅峰时相比已然腰斩。 房价与销售骤冷,海花岛上的中介生意也陷入惨淡。时代财经走访中发现,2号岛沿街的许多中介商铺都大门紧闭,玻璃门上贴着用A4纸打印的“旺铺招租”广告;即便有的门店大门敞开,里面也空无一人。 据谭鑫介绍,海花岛最火爆时有100多家房产中介,但现在仅剩几十家,一半都不到。“以前一个月就能卖8套,10套,现在全年才卖出十几套,很多还都是海花岛周边的楼盘。” 同时,这些中介门店也面临着被开发商拖欠佣金的情况,“我被欠了40多万佣金,不抱希望了。”谭鑫说道。 同样苦恼的还有急于脱手的业主和投资客们。李明告诉时代财经,如今海花岛2号,3号岛上有超6万套住宅和公寓,其中超2万套住宅和公寓正挂牌出售。“很多业主委托卖房,接近本钱卖的都有,不过整体有价无市,流通性很差。” 其还指出,目前收房的6万多套房子中,仅有小部分早期销售的房子有房产证,不少房子实际上是还未有房产证的更名房,协议房,这也让二手交易存在更多风险。 海花岛业主沈玲曾是恒大员工,2020年末以每平方米低于市场价1万元左右的员工价,买下一套住宅。原计划等房价进一步推高将房子出售“小赚一笔”,但却等来了海花岛楼市突然遇冷。

“去年下半年就已经挂牌了,但是看房的人不多,有一些话接近成交了,但是因为还没有房产证等原因,最后都没交。”今年开始,沈玲又调低了挂牌价,已经接近入手价了,不过现在还没有卖出去。下一步,沈玲计划把房子委托给中介出借。同样,在挂卖房的梁华则不打算出借,据她了解,目前海花岛上房的租金都十分低廉,月租六七百元的民宿到处都是“一年租金不到两万,还需要维护的费用,不算。”梁华卖房的原因在于居住体验感不好。2022年春节,梁华一家从北方来海花岛过冬,但刮风降雨的天气与她想象中温暖如春的景象不同,“前两年在三亚过冬很舒服,气候更好。”另外,开発商当初承诺的很多配套都没有实现,绿化,物业目前也处于半瘫状态,刚开盘的时候完全不一样,“太后悔了。”电费交不起,灯光秀都缩水了,与稍显冷淡的2,3号岛相比,游客不常来的1号岛则更有人気。旅行休暇区の1号岛としては、海花岛のポイントが作成された板块で、计画によっては多々28商业状态を持つ。2021年元旦,1号岛首期业态启动试运行,风情商业街,五国温泉城,欧堡酒店等率先出面,代表着海花岛正式对外营业;之后水上王国,海洋世界,希尔顿酒店也相继落地。时代财経访问发现,即夏休出访季节的7月,但由于白日高温,1号岛各游乐项目明显异常寒冷,接驳车空车穿梭其中。夜色渐暗,气温没那么滚烫,游客们才开始出现在1号岛上的风情饮食街上,不多是全家老少出行。“去年元旦刚开的时候,整个商业街都是人,我们店连续排了两个月的队,很多本地人都来岛上旅游,吃年夜饭。”某知名连锁品牌的门店经理王骁说。近8时、海花岛1号岛招商部陈厉の巡店仕事も基本仕事を受けている。开业的一年半时间里,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去年8月。“去年上半年刚开业,整个1号岛人气还是很旺,而且很多餐饮品牌都是海南首家,几乎都是海南的天花板。”到2022年春节,1号岛才再次迎接旅游高峰。不过,陈厉说,相较于第一年开业时,还是下降了三成左右;今の暑期は五割程度を回复した。中介李明也表示,1号岛的王牌项目灯光秀“现在都没那嚒好看了”。据他所知,这是因为开発商拖欠电费,一些耗电量大的灯光效果便被消除了。

“很多业主委托卖房,接近本钱卖的都有,不过整体有价无市,流通性很差 热门话题
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茜申时尚百货品牌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